第36章不同(H)(1 / 4)

加入书签

季向阳总算能明白为什么韩枫和沫沫做爱的时候能激烈成那样。

她的小穴太紧了,水又多又暖,肉棒在里面进出的时候,每一块媚肉都在吮吸包裹柱身,将之牢牢锁在里面,不断有热流从肉洞深处涌出,浇到龟头上,让鸡巴整个处在水津津的环境中。

太爽了。

这是在梦里都想象不出的绝美滋味。

心中突然有种尘埃落定之感,好像原本空落落的心,因为眼前这个人,终于长出血肉,重新跳动,不再漫无目的,漂泊无依。

他一面沉浸在这种极致的欢愉里,一面又嫉妒着那两个少年,能比他更早地拥有她。

季向阳掰开江沫的双腿,肏得又重又快,性器似一把钝刀,割开蚌肉,叁拐一曲,因为龟头和棒身弯曲的弧度,每一次进出都像一把锤子凿开重峦迭嶂,又像一把钩子钩出流水潺潺。

他轻而易举就把宫口肏开,龟头刚好抵在一个正常情况下碰不到的位置,铃口大张,含着那块软肉细细吮吸。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