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1 / 4)

加入书签

“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起床啊?”

“因为妈妈的好朋友在医院,妈妈不开心,你要乖乖的,不要去打扰妈妈,好不好?”

“是米婷阿姨生病了吗?”

“是的。”

“那我不去烦她,她会开心吗?”

“会的——噢!”

男人一边跟小儿子说话,一边手忙脚乱做早饭,手碰到滚烫的锅边,手上皮肤起了一个大泡,他发出杀猪一样的叫,甩飞平底锅。

小儿子一脸懵地看着他的手舞足蹈,“爸爸......我们是不是没饭吃了?”

他也不好发作,只能大致收拾了厨房残局,起身时又看了一眼卧室方向。

“乖,爸爸让人送现成的吃。”

房门外,交谈声若有似无地传进卧室。

“你别拦着我!都躺了叁天了,她家里人说她爹去世都没搞成这样......当初你俩结婚她可答应过我,要做个好妻子。”

“妈!”

“你现在可是国家栋梁,连包都有专人给你拿,你怎么能做家务?你喜欢她,我不好说什么,可你也不能事事都顺着.......”

“妈,暂时的,很快就能解决的,你要相信你儿子,家务事这点小事,你儿子前十年就想到办法了。”

笼在被子里的人并没有睡着,露出的半张脸神情阴鸷。

过了会儿,她起身梳头,换上一套家居服,以及截然不同的表情,打开门。

门外两个人顿时住嘴。

“起来了?刚好,妈过来看咱们。”沉晏向自己妻子解释,因为他知道,妻子并不喜欢别人进自己的家,尤其是自己母亲。

却不想叁天都没出房门也没说过一句话的妻子,面带笑容,轻言细语地和母亲打招呼,并且拉着母亲去客厅坐下。

即便母亲要求去厨房练习厨艺,她也没有抗拒,顺从地跟在母亲的后面。

沉晏无形中松了口气,不禁多看了几眼厨房里正虚心聆听母亲教诲的妻子。

有时候,她会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大多时候,她是平静的,不太爱社交的,甚至有些木讷,但此时,她显然是另一种性格状态,和善,宽容,非常乐于与人交流,整个人都笼罩着闪闪发光的魅力,就像回到结婚前,他所仰视的那个妻子。

像个大男孩一样的她。

“你要管我?你想管我?”

记得同她在一起的那一天,他追在她后面,询问她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安排。

那时候能跟她吃上一顿饭,简直让他伤透脑筋,她的行踪总是飘忽不定,即便加了她所有联系方式,甚至定位追踪过她的行程,也还是难得见上一面。

他已经坚持不住了。

所以询问只是客套,就是夜晚送女人回家的客套。

也许是他总问她这个问题,他以为她又要露出那种不耐烦的表情的时候,她却回过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问出上面那个问题。

她好像走失了方向,急需要一个停泊的港湾。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