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建议(昔) zyuzhaiwu.com(1 / 4)

加入书签

“嗯唔……”久违的年轻男声,伴随着陌生但也可以称之为熟悉的某种低吟,幽幽地从那门缝隙间飘来,季芹藻知道这颤栗的声音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因为他自己也曾被迫发出过——当他在顾采真身下无处可逃时——这其中情色的意味太过明显,令他根本做不到充耳不闻,更做不到自欺欺人。

正骁……他在里面……顾采真正在……对他做那种事……即便没有看到顾采真的存在,可在季芹藻的内心深处,只有她才会对他以及正骁做出那种行为。

他垂在袖中的手一只握紧了拳头,一只抓紧了那张面具,整个人如同被钉在了原地,双腿灌铅,沉重地抬不起来,于是无力前进,也无法后退。同时,他仿佛被人从后心窝狠狠击中了一掌般,曾经不管被顾采真如何羞辱折磨都不曾弯折的脊背,第一次因为某种自心底瞬间触发的疼痛而禁不住瑟缩了一下。他自己受到的痛苦是可以无视的,可在意的人受的苦,对他而言却是无法忽视的。里面的人,是他曾经给予厚望也为之骄傲的大弟子啊!是花家新生代中最杰出的那一个,是新晋的九天仙尊之一,是誉满天下的开阳正临,是永远正直,永远骄傲,永远敢当人先,永远眼中揉不得沙子的开阳君。这孩子活得一贯灿烈直率,却在顾采真的手下不见天日地过了多少年?他都经历了些什么?自己的遭遇,自己遭受的折辱,是不是也都在他身上重演了一遍?

“我对你做过什么,对他自然也会做一遍。”

“哦,做了,不止一遍。”

顾采真轻慢残忍的话犹在耳边,青年虚弱昏沉地静静躺着的情形还在眼前,现实就用如此粗暴直接的方式,将血淋淋的一切摆在了他的面前。

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掌剖开胸腔直接抓住了,掐着,捏着,挤出鲜血,禁止跳动。正骁……他的徒弟……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亲自教导着长成那么优秀出众的男孩,如今都在经历些什么……而施加这一切折磨的,是他当初一意孤行非要收下的另一个弟子。

正骁的痛苦,若是逐本溯源,那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他这个师傅。

他的劫,是他的命,可正骁何其无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