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1 / 4)

加入书签

萧何深刻地感受到了一门手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一个男人不会做饭,大概就像是人不会呼吸。

何墨听见他的人生哲理都笑了:“你是说我和你爸爸都不会呼吸?”

拒绝了一切占用时间的社交的萧何正在美滋滋地把刚刚烤好的饼干端了出来,原本在厨房的佣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进去继续工作了。萧何把烤箱手套摘掉后瞅了一眼自己的小舅舅,十分鄙视:“所以你这么老了还没人要。”

刚刚挥手制止用人上前帮他脱下外套的何墨自己边解开军装外套的扣子,舒展地靠在沙发背上后随意翘起腿,右腿压左腿,说不出的气度:“我说萧何,你最近对我的态度是不是有点问题?”

“跷二郎腿的男人没人要。”萧何看着他肩章上的叁颗星翻了个白眼,人模狗样的老男人,哼。

男人这种生物,向来都是老的嫉妒年轻的青春貌美,年轻的嫉妒老的有自己没有的成熟阅历。不过萧何想,他十几年后应该也就是何墨这样了,但何墨不管过多久也不可能年龄缩水,温珞肯定是对自己长大了的样子有一点兴趣,所以只要再等他十几年就好了!

“我说了我没干什么啊。”何墨也不生气,一脸无辜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不就跟你小女朋友说了几句话吗?我当时也不知道。”

他话锋一转:“不过我之前其实看她就有点眼熟了,一直没想起来是哪里眼熟,现在仔细想想,她不就是你房间里贴了一墙照片的……”

萧何怒了:“你别乱说!”

“上次不小心看到了,吓了我一跳呢。”何墨轻描淡写的样子完全没有吓了一跳的意思,“你没有用来做奇怪的事情吧?”

“我才不会啊!”

萧何信誓旦旦地说完之后,忽然又想起来温珞压着他说他想着她自慰很骚的样子,忽然耳朵和脸就红了。

所以说有一门手艺是可以影响终生的。要是温珞之前不是让他去,而是让宁江城去,他都不敢想宁江城那个讨厌的家伙会干什么。萧何总感觉对于温珞来说他和宁江城的地位有微妙的重合,但是他一直没搞明白他们和其他人的区别在哪里……而温珞在宁江城和他之间选择他,当然就是因为宁江城做饭不好吃。

因为给温珞做饭所以萧何经常能见到温珞,还能看见温珞吃他亲手做的饭菜时候的样子,温珞还会送他礼物——比如洗碗的手套和擦桌子的抹布之类的,还有陪他过生日送他生日礼物,还……

萧何的脸更红了。他觉得温珞对他真好,他以前想当温珞的男朋友,现在他只想当温珞最喜欢的小狗狗。

嘿嘿,温珞,嘿嘿。

何墨看着忽然就开始脸红傻笑的萧何,似笑非笑地又喝了一口茶。恋爱使人降智他可以理解,但他觉得萧何这应该算不上恋爱吧,他看温珞对萧何的态度……就像是她看着自己的时候一样,不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而是一个熟悉的、她认识的另一个人。

“你……”何墨刚想说什么,那边的萧何却忽然回神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耳钉——温珞送他的耳钉智脑和手环智脑一样,在贴身绑定之后除了虚拟投影还有一种只有自己看得见的模式,而萧何眼前出现的信息面板里就跳跃出了小珞两个字,后面还跟着一个爱心。

温珞叫他去做饭了!!好耶!

他立马兴冲冲地去拿袋子装饼干,还绑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装完就往外走,完全没有理自己小舅舅的意思。

算了,萧何一副听不进去话的样子,那他也无所谓。何墨上将十分不靠谱地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他站起来对管家说:“行了,让厨房上菜吧。”

管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萧何少爷刚刚一直一个人在厨房,现在她们刚刚进去,现在应该还没做完。”

大中午还没饭吃的何墨不解:“他烤个饼干连饭都不能做?”

管家:“萧何少爷说,年纪大了,随便吃点凑合一下就可以了……”

何墨:“……”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