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审问(1 / 4)

加入书签

把慕槿带回城主府,李绍在马车上也是有解释过的。

一是有这么多士兵在场,他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把慕槿带到别处。

二是叁公子还在城主府。虽然没有明说,但李绍也能感觉出来叁公子是想带慕槿一起走的,至少走之前也想见一面。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慕槿被审问之后会与叁公子关在同个牢房。现在城中都在紧急筹备打战,留守城主府的士兵反倒比以前少。等两边打起,他们可以趁乱一同从密道逃走。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沉文钰会单独留下慕槿,让他离开。

而刚才沉文钰看慕槿的目光更是让他惊疑。

难道沉文钰也认得慕槿?

李绍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

沉文钰竟然没有罚他!

是忘了,还是......

慕槿低垂眉眼,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几尽燃尽的烛火。

天快亮了,不知道拂尘要多久才会察觉到她已经到了城主府。

沉文钰盯着慕槿,沉沉问道:“我给你的玉牌呢。”

慕槿依然没有抬头,背脊却还是笔直着:“被抢走了。”

沉文钰目光落到她微微弯曲的秀颈,白白嫩嫩的一截,往下的肌肤被衣领牢牢遮掩,往上是一张明媚娇美却平静如水的面容。

“怎就被抢了?”

这话说的要比上一句轻缓些,慕槿略看他一眼,有点委屈道:“你刚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便有人跳出来不但劫持了我,还把玉牌抢走了。”

沉文钰对上她那双宜喜宜嗔的眼眸,微微停顿:“你可看清了是何人?”

慕槿想了一下,“我没见过他,不过他穿的是白莲教的衣服。”

“也是他把你藏在林中小屋的?”

慕槿摇了摇头,“那人把我带出城没多久就遇上了左护法,是左护法把我带到那小树林里住的。”

沉文钰略一皱眉,他到底想做什么。

明明是他主动让出了慕槿,又为何再把她藏起来?

“他把你带去那里做了什么?”

“除了男女之事,还能有什么?”

沉文钰突然就觉得胸口有几分憋闷,“只有男女之事?”

“除了男女之事还能有什么?!你何必明知故问!”

慕槿扭开脸,柔美的线条从耳下蔓延到下巴,嘴唇几乎抿成一条,倔强中又带几分脆弱。就像一只小奶猫叫嚣着,举起爪子在他胸口划了一道。

不疼,却有种说不上的难耐。

沉文钰又忍不住顺着那脖颈往下,高耸的弧度便是穿着衣裳也难以遮掩,他犹记得那丝滑弹软的触感,硕大得连一只手都握不住,却能掐住那纤细无骨的软腰。

拂尘碰了,叁弟应当也碰过,还有其他男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