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1 / 4)

加入书签

因为苏巴鲁和岁岁停下,那前面提着灯笼的两个内侍也驻足在不远处,照出前方仿佛永无尽头的昏暗宫道。

“怎么了?”相比岁岁的僵硬,苏巴鲁则显得格外自然而然地问道:“冻傻了?”

岁岁动了动自己冻僵的脸颊,扯出一个被冷风吹得干干巴巴的笑容道:“不是啊。大哥,你不冷吗?”

苏巴鲁抬头看看天,呼吸间,是一团厚重的白雾:“贺契的冬天,比丰都要冷得多。”

岁岁看着苏巴鲁仰面时,露出的那一截脖子和滚动的喉结,冷风簌簌,她就不由得把缩起自己的脖子,就差把脸也埋进那大氅中。

“大哥也会想回贺契看看吗?”岁岁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